值得关注的是,余麻约曾经在政法系统工作过,担任过3年的德宏州检察院党组副书记、副检察长,因此他在政法系统也有一定影响力。他在敛财过程中,就多次违规干预和插手司法机关工作,充当不法商人的“保护伞”。

但法庭认为,鸿建公司虚构面积提供的报账资料,鲁良栋没有按照职责要求认真予以审核、发现和纠正,即在报销审批单上签字,其放任态度属于玩忽职守的表现,签字时间亦不影响其行为与造成国家重大损失之间的因果关系。